英俊的皮皮虾

这是一个萌靖苏的小号~

看马也发的尹老师视频,突然害pia你阔在电影里是不是说长沙话233333会不会像这样:

阔:(看路书)过该guo弯道你踩一jio咯~

臻:没问题!(一脚油门飙出去)

阔:(怒瞪)我不是港让你踩一jio吧!!!!

臻:(委屈)我踩了啊!

阔:……蠢宝,不耍哒!


踩一jio=停一下

蠢宝=笨蛋

不耍哒=不玩儿了


当然如果你臻也用海蛎子味儿方言怼回去更好玩了,有没有辽东半岛的小伙伴来一下~


【瑜昉】数星星

熬夜+白天摸鱼产物,逻辑混乱文笔为零。平行世界不要当真。并不知道当晚喝酒具体都是哪几个,我瞎写写,你们随便看看。

喝酒的昉儿真是让我流泪辽~



尹昉被朋友喊出来喝酒。
朋友经营一家酒吧,平时爱好摄影,同来的两位妹子也从事舞蹈和摄影相关的职业,酒逢知己,四人干脆露天摆了一桌,畅饮美酒,天南地北漫无边际地聊起来。
话说到一半,朋友端来一杯酒,说是店里的人气单品,要尹昉一定得尝尝。
同来的妹子笑嘻嘻地说,尹老师,这酒能让你看到星星。
尹昉心说真有这么神奇吗?今天北京虽然是个晴天,但是光污染这么严重,抬起头来只能看到一片发红的夜空,哪有什么星星?
尹昉举着酒杯迟疑着,杯子不小,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给他倒了大半杯,这个量对他来说已经有点勉强了。虽说以前在摩洛哥也常喝酒,但那都是就着故事一口一口慢慢喝下去的,这么大杯一口闷还从没有过。
朋友热情地劝他,尹昉不好拒绝,只好端起来干了。
酒闻起来是清新的果香,度数却不低,喝下去从喉咙一直烧灼到胃里,仿佛吞下了一朵流淌的火焰。
尹昉喝到一半就有点想停了,却还是硬灌下去,然后被那股劲儿狠狠顶了一下,五官滑稽地皱在一起,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卧槽!”
朋友们很没良心地笑起来。
尹昉可算明白了什么叫能看到星星。这酒劲儿,酒量不行的一杯就倒了,可不是晕得满眼星星么?
“杯底还有字呢!”朋友提醒道。
尹昉眯着眼睛看了看,果然杯底刻着一行小字。他慢悠悠地念出来:“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它们和小鸟一样,总是在我胸口跳伞。”

还挺浪漫。

朋友吐槽本来挺诗意的句子被他念得干巴巴的,尹昉笑笑不说话。

妹子好奇地问:“那尹老师,数过星星吗?”

尹昉想,数过啊,不过不是在北京,也不是在湖南老家,而是地球的另一端,在世界上最大的沙漠里。撒哈拉的夜晚静谧而寒冷,他和黄景瑜缩在帐篷边上,对着一堆篝火小声谈论白天的越野车和突如其来的暴雨。头顶的天幕深邃高远,漫天星子仿佛触手可及又仿佛遥不可及。

那时黄景瑜问了他同样的问题,尹老师,你数过星星吗?

尹昉摇头,说这怎么数得过来。黄景瑜说他数过,小时候去乡下亲戚家玩,秋收季节粮食都堆在晒粮场上,晚上需要有人看着。他觉得好玩儿,也跟着去看场子。夜里躺在简易的木板床上,银河从头顶的夜幕中淌过,漫天繁星闪烁,让人看得着迷。

黄景瑜和小伙伴分工,以银河为界,左边的星星小伙伴数,右边的他来数。

尹昉问,那你最后数清了吗?

黄景瑜说,怎么可能数得清,也就是小时候傻得不服输,结果数来数去眼都花了,也忘了自己到底数了多少颗。后来就放弃了,安静地躺着看星星,偶尔会有一颗星星倏地一闪,很快就不见了。

是流星吗?尹昉问。

黄景瑜说应该是吧,不过村里的老人都叫它贼星,就是像贼一样的星星,偷了东西眨眼就溜了。

尹昉还记得黄景瑜跟自己说这话时的神情,白天的疯玩并没有耗光小六岁的精力,他还是兴奋着,献宝似的跟尹昉分享童年时一段不起眼的记忆,跳跃的篝火和漫天繁星都映在他的眼睛里。
尹昉后来一直想不到合适的句子来表达那晚内心的悸动,没想到它就刻在这杯子里。他觉得那晚撒哈拉的星星都像跳伞的小鸟一样,扎堆儿地跳下来,一半落在黄景瑜的眼睛里,一半落在他的心口上。

 

下一杯酒端上来的时候尹昉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或许用“杯”已经不太合适,因为酒是装在一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搪瓷缸子里的,尹昉之前从没见过人用这种杯子喝酒,他估摸了一下杯子的容积,觉得真用这个喝酒的话倒不如直接对瓶吹了,还省得倒出来,麻烦。

朋友却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端起自己那杯敦敦敦喝光了,给尹昉亮出了杯底。

尹昉目瞪口呆。妹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地为他打气:“尹老师,不能怂!”

不不不,我已经怂了。尹昉面对着一缸子酒哭笑不得,朋友坐在对面笑吟吟地看着他,不劝酒,但也不打算帮他说话。

最后尹昉没办法了,心想就当是喝药吧,眼一闭,心一横,一口气就下去了,没什么可怕的。

“廖老师,干了!”

尹昉举杯痛饮。但之前闲聊时已经喝了一些啤酒,刚才还灌了一杯能让他看星星的,这会儿心再横也喝不下去了,硬灌了几口就放下杯子。

“干嘛呢?干嘛呢?”妹子A在一旁起哄,“干了啊尹老师,你那是养金鱼呢?”

妹子B笑嘻嘻地补充:“是养鲸鱼吧?”

尹昉不理会她们的调笑,求饶地摇头:“我刚刚已经干了一杯了,再喝我就得睡人行道上了。”

妹子B说:“没事儿,会有鲸鱼把你捡回去的。”

“鲸鱼不捡也没关系,有的是妹子愿意捡你回去。”妹子A又补充。

尹昉被磨得没办法,又强喝了几口。他觉得酒怎么也得下去大半了,低头一看还有半缸。

“不行不行,”他撂了杯子,面对朋友们的嘘声强行辩解,“这不是能干了的酒!”

大家哈哈大笑,当然也没想真把尹昉灌得去睡人行道,不然他家那只大型海洋哺乳动物就该发飙了。于是都放下酒杯,继续天南海北地聊起来。

 

结束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朋友给两个妹子叫了出租车,想给尹昉也叫一辆,尹昉却表示不用了。

“小黄来接你?”朋友疑惑地问,“也没见你打电话啊。”

“八点多就开始发微信问我几点回去了。”尹昉晃晃手机,“我估计这会儿都快到了。”

朋友啧啧道:“你家小黄管你挺严啊。”

尹昉老实回答:“他知道我酒量不行。”

朋友拍拍他的肩膀:“我陪你等会儿?”

尹昉翻了翻微信,一分钟前黄景瑜刚发了个定位给他,果然快到了。

“不用麻烦,他马上就到了。”

朋友回了酒吧,尹昉慢吞吞地迈着步子踱到路边,夜风一吹酒劲有些上头,脑袋晕乎乎的,就捡了块干净的路牙石坐下。

过了约莫十来分钟,听见有汽车引擎熄火的声音,接着是熟悉的脚步声,有个人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黄景瑜看着尹昉脑袋埋在手臂里的姿态不由发笑,伸手戳戳他的胳膊。

“喝了多少,尹老师?”

尹昉保持着鸵鸟姿势回答:“不多。”

“都这样了,还不多?”黄景瑜挑眉,“你还真打算把自己喝趴下啊?”

他脱了自己的运动服外套罩在尹昉肩膀上:“穿上,夜里冷。”

尹昉抬起头,露出一对睡意朦胧的眼睛:“不冷。”

黄景瑜又乐了,这人喝了酒,语言表达能力也退化了吗,只会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

“你不知道吗,这世上除了‘你妈觉得你冷’之外还有一种冷,叫做‘你男朋友觉得你冷’。”黄景瑜把尹昉从地上拽起来,牵着他朝车子走去,“先回家,蹲这儿吹冷风干嘛,跟两个傻叉似的。”

尹昉以一种梦游般的姿态爬上副驾驶,给自己系好安全带。黄景瑜说外套扔到后座就行,他也没扔,随意叠了几下抱在怀里,向后调了调椅背,脑袋一歪,不说话了。

黄景瑜以为他睡着了,特意调低了车里广播的音量,却听见尹昉突然开口:“来得还挺快。”

黄景瑜想能不快吗,九点半问你那次其实我就已经出门了。

“还行,这个点路况还可以,没怎么堵车。”他瞅了瞅尹昉,“玩得很开心?”

尹昉闭着眼晃了晃脑袋:“欺负人……他们仨欺负我一个,非要我干了。我要是真干了那杯,等不到你来,我就被环卫工人给扫走了。”

黄景瑜使劲憋笑:“你不会说自己不能喝吗?”

尹昉瞥他一眼,嘟囔道:“廖老师都干了,我总不能不给他面子……”他打了个哈欠,又把黄景瑜的外套抱紧了些,看向车窗外。

首都的夜景永远这样辉煌绚丽,霓虹闪烁,车流如织,远处的高层建筑隐藏在夜幕中,明明灭灭的灯火仿佛夜空中的星子。

尹昉蓦地想起杯底刻着的那句话,转过头来:“景瑜,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

黄景瑜“啊?”了一声,随后笑了笑:“数过啊。”

尹昉想问是不是你小时候在农村看粮食的那次。黄景瑜接着说:“在撒哈拉沙漠,跟你一起玩越野车那天晚上。”

尹昉问:“你最后数清了吗?”

黄景瑜又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没有,我数了不到二十个就不数了。星星离我那么远,你离我那么近,我费那么大功夫数它们干嘛?”

尹昉无辜地睁大眼睛,不明白这又关他什么事了。

黄景瑜在心里说,因为我凑过去亲吻你的时候,那些星星都落进你的眼睛里了呀。


完。



怎么办!!!!!我觉得根本冷静不下来!!!!!我想嚎啕!!!尖叫!!!!满地打滚!!!!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这辈子才粉上这么好的西皮!!!!我要哭出海景房的海!!!!!

不说了,这就去码字!!!!
我要给韩寒爸爸打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首先声明,本人不挑事不撕逼也不针对任何人,只是想平心静气地讨论一下。

如图,江宁婆婆发了一张射击训练场地的图,下面有网友评论“人体描边”,点进去后发现有人提到了展耀,我评论了一句,就知道会有展博士,就没管了,继续刷微博。
然后临睡前刷到一条要求我删除评论的私信,理由是ky且强行安利会败好感。
我知道妹子的出发点是好的,而且我也很讨厌ky,只是想讨论一下,看到人体描边联想到展耀这种程度算不算ky【很单纯的疑问没有其他意思】如果不是那什么程度的可以称得上ky呢?ky这种行为有没有判定标准或界限一类的东西?
另外虽然我自认为并没有强行安利,还是想问下,是否在除了相关话题之外的地方都不能提到你喜欢的作品呢?我已经给好几个完全不认识几位主创也没看过原著的朋友推荐了sci了,而且是那种说起来就滔滔不绝连文带图一块上的推荐,这算不算强行安利……

以上问题不针对任何人也没有任何恶意,仅是一点个人的疑问,希望小伙伴们友善讨论。
占tag致歉。

从没有这么诚挚地恳求一对二次元人物赶紧结婚……ball ball你们酷爱去领证好不好!!!!!

今日沙雕脑洞:


“昉儿,我觉得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你!”

“什么角色?”

“我男朋友!”

“……”


“昉儿昉儿,知道我最想演什么角色吗?”

“……什么角色?”

“你老公!”

“你清醒点。”


“尹老师,我觉得……”

“别闹!”

“哦。”

七夕了,希望今天能有一百篇瞳耀和瑜昉的甜文,姐妹们加油💪


谁能想到我们8月要过好几次年呢?

so,真的是领航员?????

我要跪下喊爸爸了!!!!!!!